讓 世 界 了 解 武 安 ,助 武 安 走 向 世 界 !
武安的寺廟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人文 >> 歷史文化 >> 內容

武安的寺廟

時間:2011/10/11 15:54:26 點擊:17550

    寺廟在這方土地上存在如此漫長的年代,是武安歷史上不可缺少的一頁。

                                                                 ——題記

    1、從與寺廟有關的村莊名說起

    翻開武安市地圖,就會發現許多與寺廟有關的村莊名。

    白馬寺村,居鼓山東坡,村中古有白馬寺,故名。白鹿寺村,居礦山河北岸,群山環抱,東山之麓原有壽寧寺,寺中豢養白鹿,人稱白鹿寺。西寺莊,居北溜河北岸,與東寺莊相對,古時,兩村之間有洪門寺,初為寺西莊、寺東莊。寺西莊,居桃園河上游,四周崇山峻嶺,村東原有惠果寺,故名。廟上村,舊稱野家廟,村中有野姓家廟而名,后簡稱廟上。樓上村,在門道川東岸,村西原有樓斗寺,借以村名。青煙寺村,舊時村北有智覺寺,初名青煙寺,故以村名。禪房村,村西舊有古剎,故名。寺峪溝,因近有古寺而名,含龍王廟村。廟莊,村東舊有三教堂廟而得名。神南峪村,村北有古神廟,因名神南峪。沒梁殿,村北有觀音堂,頂為磚石券,無梁,俗稱無梁殿,借以村名。

    2、武安原來有眾多寺廟

    翻開塵封的武安歷史,可以了解到,從村莊名稱看到的寺廟僅僅是武安眾多寺廟中的“冰山一角”。南北朝時,佛教傳入武安,遂興建廟之風。僅1940年版《武安縣志》記載,境內有壇廟112處。相關資料記載,武安古剎數以百計,目前除響堂、常樂二寺劃歸峰峰礦區外,尚有佛寺48處之多。翻開清康熙年間《武安縣城圖》、《武安縣境圖》和民國年間《武安城市全圖》,映入眼簾的公共建筑以寺廟為最多,僅在縣城內就有:妙覺寺、玉皇廟、關帝廟、黑龍廟、娘娘廟、城隍廟、華佗廟、八蠟廟、四靈廟、東岳廟、馬神廟、火神廟、文廟、文昌祠、烈女祠、節孝祠、郭太師祠、三郎廟、玄帝廟、皮場廟、五龍廟、三官廟、土地廟、六松庵、白鶴觀、蕭曹廟、天主堂等。在鄉下,像關爺廟、九爺廟、小五道廟、小土地廟、藥王廟、狐仙廟等幾乎村村都有,到處可見,最小的廟要屬小天地廟,家家戶戶皆有。一些村莊還建有較大寺廟,像陽邑的壽圣寺,叢井的龍興寺,營井的福祥寺,冶陶的普光院,活水的瑞云庵,東坡的夕陽庵,馬店頭的白云寺,午汲的玄陽觀,繼城的觀音堂,崔爐的天青寺,小店的凈明寺,白鹿寺的壽寧寺,西井的云巖寺,大沼遠的白起廟等都是當時較大的寺院,真可謂有人的地方就有村,有村的地方就有廟,有的村竟有七八座廟,而且大小不等,大到幾百畝香火地,小到三塊磚四片瓦就蓋座廟,可再簡陋的廟,照樣有人燒香、上供、磕頭。另外,武安居太行山腳下,不乏名山大川,有山必有廟,較有名氣的寺院有:武當山的真武大帝廟,定晉巖禪果寺,鼓山響堂寺,紫金山紅山寺,玉峰山大寶禪寺,紫金山竹林寺,白云山碧霞元君廟,青陽山圣母廟等。

    武安各村和城里的寺廟在文革中均遭破壞,改革開放后,經濟發展,思想解放,加上國家對宗教事業大力支持,絕大部分寺廟都得到了保護或重修,比如西井的云巖寺、崔爐的天青寺,白鹿寺的壽寧寺,三街的奶奶廟,五街的四靈廟和龍泉寺,都是近年重修或新建的大型寺廟。

    3、寺廟中所奉祀的神祗

    武安境內的寺廟是中國寺廟的一個縮影,所敬的神靈均系民間諸神。具體到每一個寺廟,有主供的神,也有做配角的神,往往是一廟多神,一神多能,這樣做的結果是,無論祈求何事,在一個廟宇里就可以解決,而不必費心費神地到處上香?梢,武安人的信仰具有多神性,供奉不同神祗的幾個廟宇并存的現象隨處可見,縣城里也會出現數廟香火并旺的景觀,民眾常是根據不同的需要去叩拜不同的神祗。武安廟宇繁多,神靈不計其數,屬于自然神的主要有五龍、九龍、黑龍、青龍、財神、農神、城隍、土地、天官、地官、山神、文昌、魁星、火神、馬王、龜、八蠟等;屬于人物神的有關羽、華佗、白起(武安君)、張爺(張仲景)、曹子建、碧霞元君(奶奶)以及地方名流鄉紳(郭資);此外還有道教人物如八仙(呂爺)、真武大帝(玄武)、東岳大帝、觀音老母等。以下筆者簡單介紹武安境內的一些寺廟中所奉祀的靈物神祗。

    馬神廟:  供奉馬王爺,馬王爺掌管牲畜的生死病疫,古人為了讓牛馬大量繁殖,就奉祀馬王、牛王、以此作為牛、馬的守護神。

    文廟,亦稱孔廟、夫子廟、文宣王廟、至圣廟,是歷代奉祀孔子及儒門賢哲的祠廟,也是學宮和儒學教官衙署所在地。

    城隍廟:奉祀城隍爺,城隍是守護城池的保護神。在中國古代,稱有水的城塹為池,無水的城塹為隍。在一些地方的老百姓中,也常常把城隍看作是陰間的地方長官。

    文昌廟:奉祀文昌帝君,文昌神(道家又認為即梓潼帝君)為主宰人世功名利祿之神,受到科舉制度下廣大士人的崇信,加上道教的附會,致使文昌廟遍布各地,成為古代一大尊神。

    五龍廟,供奉五龍爺,五龍爺在洞洞村,每逢久旱,把五龍爺抬回縣城五龍壇舉行活動,人們成群集隊地跪拜祈雨,直到下雨,才把五龍爺送回去。

    玉皇廟:奉祀玉皇大帝,亦稱玉帝、玉皇,為統轄一切天神、地祗、人鬼的最高神,總管天堂、人間、地獄三界,權力至高無上。

    東岳廟:奉祀東岳神,東岳稱泰山,崇高偉大,東岳神管壽限福祿。

    三皇廟:供奉太皓伏曦,炎帝神農,黃帝軒轅。

    碧霞元君廟:供奉碧霞元君,泰山玉女大約在明代被封為碧霞元君,而民間則習慣稱泰山娘娘。泰山娘娘主要是使婦女多子,保護兒童,賜福免災。因此尤其受到婦女的崇祀,各地有許多“娘娘廟”。但后世“娘娘廟”奉祀的對象比較混亂,除泰山娘娘之外,還有海神天妃以及其它女神。

    八蠟廟:古時臘月祭祀的地方,蠟有八者:先嗇一也,司嗇二也,農三也,郵表田四也,貓虎五也,坊六也,水庸七也,昆蟲八也.故修八蠟廟以奉之.

    節孝祠:舊時封建統治階級為了維護封建倫常道德在地方所建入祀節孝婦女之祠.

    皮場廟:祭漢張仲景。

    四靈廟:供奉四靈“龜、龍、鳳、麟”!八撵`"之中,龍、鳳、麟都是虛擬的復合型怪物,龜雖是實在的動物,但它以其生命長久的自然屬性,而被人類賦予了預知吉兇禍福的神性。

    玄武廟:奉祀真武大帝。真武大帝,又稱玄武神,真武大帝是太上老君第八十二次變化之身。

    關爺廟:供奉關羽。北宋后,由于受到歷代帝王的尊崇,關羽地位顯赫,受到官民的普遍祭祀,被稱為“武王"、“武圣人”,與“文王"、“文圣人"孔子并肩而立,他的祠廟遍布神州大地,要說武安什么廟最多,關爺廟當之無愧。

    火神廟:供奉火神爺。

    土地廟:以奉土神之用。

    三官廟:祭天官、地官、人官。

    蕭曹廟:祭蕭何,曹參。

    4、武安歷史上為何長期修建眾多寺廟?

    一、生產力低,自然災害多。打開《武安縣志》,這方水土上曾無數次地發生地震、旱災、雹災、蟲災、水災等。比如,元至正七年,民大饑,人相食。崇禎十一年至十四年,連年大旱,斗米千錢,疫病相繼,有地無人。在這些自然災害的侵襲下,先民們常常是饑寒交迫,流離失所。昔日的生產力、科學技術并不發達,人們在改造自然,與自然抗爭的過程中,總感到無法掌握自己的命運,總感到這個世界神秘莫測,當面對無法抗拒、無法解釋的天災人禍時,他們把希望寄托于塵世以外的救世主就成了很自然的事。這樣,寺廟便成了他們的精神家園,越是遭災,越要修建寺廟。

    二、統治階級推波助瀾。統治階級總是千方百計地對老百姓進行精神統治,以便控制主流意識形態,維護其人剝削人的私有制。宗教思想是統治階級麻痹老百姓的最好手段,不管是天神,還是人神,都被視為超自然的神秘力量,它主宰著宇宙萬物和人問禍福,不管是王朝的盛衰,還是個人的壽夭窮通,收成好壞,都有神明在主宰。歷代統治階級無不大力宣揚這些思想,當這種思想在老百姓頭腦中根深蒂固時,他們的統治才會更牢固,才會更合情合理。修建寺廟自然成了統治階級的一項國策。比如,后唐天成四年,重修定晉禪院;北宋元祜年間建合利塔;萬歷三十八年重修妙覺寺;乾隆二十七年重修文廟……不說其他,單就關爺廟而言,如果不是統治階級對關羽尊崇至極,武安怎會有那么多關爺廟呢?

    5、難忘的廟會

    舊俗,凡有寺廟,多有規模不等的廟會。據《縣志》載:“舊時,武安廟會極多,與農民關系密切,每年農具補充,牲畜交易,皆以廟會為市場,故廟會多在春夏”。從前,武安縣城三月十一城東東岳廟、二月初二城西娘娘廟、五月初五城北關帝廟,九月初九城南華佗廟,以及四月十五城隍廟的廟會都相當熱鬧。其中秋收以后九月初九的華佗廟廟會規模最大,最熱鬧。人們趕廟會多懷有拜祖師,祈神保佑,降福避禍的心情。在漫長的歲月里,廟會漸漸演變為買賣貨物的集散地。一些大廟會連續數日,男女老幼皆來趕,順德府、彰德府、大名府、山西、山東、天津等地的商人也趕來做買賣。從日用百貨到農具種子,都可以從廟會上買到。焚香祈福,絡繹不絕,玩具小吃,唱戲雜耍,叫買叫賣,熱鬧非凡。主要娛樂活動有:跑馬上桿、平調、落子、河北梆子、小股子腔、墜子、四股弦、大鼓書、高蹺、獅子舞、雜耍等,可見,廟會既是是物資交流大會,又是文化娛樂大展演。

    自民國后,大多數廟宇改為學;虼骞,但廟會仍然盛行,1928年,為破除迷信,廟會被停,均稱不便,旋即恢復。解放后,去掉迷信色彩將廟會改為“物資交流會”,F在武安農村一些地方還有“過"廟會的傳統。如城北鄉一帶過廟會,除了請親戚,還組織演歌舞、唱大戲、抬著九爺的泥像游街等活動。城西一帶過廟會,本村就有鼓樂班,自己組織秧歌、吹奏、旱船等節目,這樣的“廟會"同原先意義上的廟會,已經完全不一個味了。廟會仍然留在上年紀人們的記憶中。

    后記

    一座座寺廟在我腦海中揮之不去,它們像一本本讀不懂的古書,承載著這方水土深厚的歷史文化積淀。妙覺寺的暮鼓晨鐘,聳入云天的舍利塔,禪果寺的透影碑,城隍廟的壁畫……哪一樣不是先民智慧的結晶呢?今天我們不能指責先民們的迷信和落后,而應該從那些存在的或失去的青磚碧瓦、雕梁畫柱里尋找先民的虔誠與智慧,體會先民如何從神那里獲得和諧自然的精神力量。

作者:趙貴清 錄入:孔麗芳 來源:武安新聞網
版權和免責聲明
    1、凡本網注明“武安新聞網”的所有作品,版權均屬于武安新聞網,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經本網授權使用作品的,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并注明“來源:武安新聞網”。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2、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武安新聞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3、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它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請在30日內進行。 ※聯系方式:武安新聞網新聞中心 電話:0310-5534569
  • 武安新聞網版權所有 未經授權禁止復制和建立鏡像
  • 聯系電話:0310-5534569 地址:河北省武安市新華北大街78號
  • 備案編號:冀ICP備09043103號